您的位置首页  便民服务  女性

【名字的故事】好尴尬:他有个女性化的名字!

【名字的故事】好尴尬:他有个女性化的名字!  姓是祖定的,自己和父母一般不会改,名字则不同,体现着父母或长辈的寄托…

原标题:【名字的故事】好尴尬:他有个女性化的名字!

  姓是祖定的,自己和父母一般不会改,名字则不同,体现着父母或长辈的寄托。不过,这种赐名,受者并不一定就很受用,比如我。记得我自己的小孩出生前,我就在想,绝对不能让孩子有像我这样的困扰。

  其实我的名字是我大伯起的。我是80后,出生在1980年代初。据父亲说,他本来给我起了名字,叫“蒋曙光”,不过还没正式上户口,家里还在随口乱叫。我的爷爷正好50岁得孙,从镇上吴老二那里抱了一条小狗,当我的狗弟,爷爷则唤我小狗子,据他说名字越土越旺。我那还未出嫁的二姑和幺姑,则以邻村颜老师的儿子颜波为名,叫我“延波”,因为按族谱,我这一辈正好是“延”字辈。

  正好在乡上当干部的大伯回来,父亲就请大伯参谋一下。没想到,大伯说不好,曙光曙光,都输光了。大伯说,现在中央正搞“五讲四美三热爱”运动,就叫“四美”。在旁边逗我玩耍的二姑跑出去,立马就公之于众了。父亲本来就很尊敬大伯,二姑幺姑更是唯大伯马首是瞻,爷爷奶奶更是听大伯的,母亲反对自然于事无补。从此,我的名字就打上了这个鲜明的时代印记。

  长大以后,初次见面的朋友,常常会以猜测我的名字的来历作为谈资。多数年长的人,大致知道我年龄的人,基本都能猜个不离十;也有一些人以为我排行老四,实际上我在家排行老大,即使在几个堂兄弟里,我也是老大。

  我小时候而害羞,稍稍懂事之后,就觉得这名字不好。大人们总爱拿名字逗我,我总是不淡定,一听到大人叫我“美”,我就说“不美”,大人一说我哪里美,比如说我脸美,我就一边说不美,一边打自己的耳光,逗得这些好事的人哈哈大笑。

  父亲望子成龙心切,当然也有与邻居攀比的因素,看到邻居徐老师的儿子小鹏已经能够在上认字了,也把虚岁4岁(实则3岁半)的我送到了小学学前班,本来就比别人小,又加上听不得别人叫我“美”、说我“美”,加之学校不近,父亲还得央求上五年级的姨叔带我,有时甚至得姨叔背我,把姨叔也烦得不行,上学都要躲着我,一周之后,父亲的试验只好作罢。

  年齿见长,自己的害羞稍微好了一些,但依然受困于名字。村子不大,起这么新奇的名字的人不多,我于是很出名。父亲是个赤脚医生,在家行医,有时候他们找不到我家,向人问时,提父亲的名字不知道,提我的名字却很多人知道。也有一些好事的人,没啥病,跑到我家,就是来看我,就像去动物园看个珍稀动物。只能说,看过之后,大失所望。

  上学之后,同学间的取笑仍然不少,比如给我取外号“四妹儿”,我很是困扰了好久。加之肤色比较白,个子比较小,发育较晚,一直是一些比较成熟同学打趣的对象。小学三年级时,我对这个名字的厌恶达到了顶峰,父亲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作业本上都改用了蒋延美这个名字,不过老师和同学们依然叫我四美,我了一年,最终以我投降告终。

  从上中学开始,自己似乎更从容了些,对名字不再那么。不过依然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初中中考报名和高中毕业会考报名时,我填写的性别都是“男”,但最后的准考证上依然写着“女”,虽然照片是贴着我自己的照片,好在最后经过老师斡旋,没啥影响。

  工作之后,因为名字碰到过一件尴尬事。有次出差,我事先已经跟负责联系住宿的人沟通过我是男性,并在她向我电话核实的时候重申了这一条。不想,住宿的时候,我依然和一名女士被安排到了一个标间,惹得同事们一阵哂笑。最稀奇的事还在后面,等到另外一地,我又跟另外一名女士被安排到了一个标间。当我跟这个大姐沟通时,这个大姐还振振有词,谁让你叫这个名字的?!

  这个名字虽然三俗这个三俗,不是我自己说的,是我大学的英语老师说的,有次上课聊天,她老人家开始臧否大家的名字,轮到我时,用的就是这个“三俗”,不过我至今没搞明白三俗是哪三俗,权当俗不可耐于我,倒更有一些的意味。记得小时贪玩,老师常常出口就是你怎么这么不讲四美?一直到高中,在我不守规矩被逮到时,都有老师这么骂我。每次这么骂一下,同学们都是哄堂大笑,老师可能也觉得很解气。现在在单位,每每有想干坏事的冲动时,我都会想起高中班主任揪着我的耳朵,在全班训我的情景,说到此句时,记得当时自己恨不得把头低进地底下,脸红得发烫。另外在单位,一直比较正统,不敢随便跟人开玩笑,否则,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冠以不讲四美。

  说了这个名字这么多的不好,也该说点它的好吧。就是好记,很多一面之交的朋友,我都忘了人家的名字,没想到人家还记得我。不过有一点就是,。谁能想到,这个不到一米七、体重160斤的中年男,竟然有这么一个女性化的名字,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朋友,总是会感到一丝意外。

  《说文》里说,名,从夕,从口,意为晚黑看不见人,需要嘴里说自己是谁。说白了,名字就是人的代号,不管它身上附着了多少起名者的含义,功能就是一个,让人知道你是谁。

  所以,这名字,我虽然恨多爱少,却依然只能坚定地用下去。因为改名太复杂了,更重要的是改名的成本也太高了。

  南方周末App“Hi,南周”设有“名字的故事”专栏,欢迎读者朋友们分享您的名字来历和对名字的见解。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874044334
热网推荐更多>>
SQL Error: select * from ciku.***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5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