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便民服务  女性

中外女富豪创富模式创富大比拼

中外女富豪创富模式创富大比拼  《福布斯》2003年度的美国400富豪榜着实让女性扬眉吐气了一把——上榜女性平均身家28亿美元,首次超过男性的平均身价24亿美元…

原标题:中外女富豪创富模式创富大比拼

  《福布斯》2003年度的美国400富豪榜着实让女性扬眉吐气了一把——上榜女性平均身家28亿美元,首次超过男性的平均身价24亿美元。然而,在胡润《2003中国内地百富榜》中,只有两名女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提到“女富豪”三个字,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是继承了老爸还是老公的遗产?”《福布斯》最新公布的美国400富豪名单中,沃尔顿家族占据了前十名中的一半。不喜经商的艾丽斯·沃尔顿在1992年父亲山姆·沃尔顿去世时继承了他1/5的财产,现在身家205亿美元,得来全不费工夫。不过更多的情形像她的母亲海伦·沃尔顿,这位83岁的老太太在丈夫去世后成为沃尔玛集团,继承了亡夫大部分沃尔玛的股票,身家也是205亿美元。她异常敬业,事事亲力亲为,年年亲自出席公司的股东大会。

  继承了巨额财富的女人们并没有令父亲或丈夫失望,成长在良好的家庭中,受过高等教育,而敢于冒险,加上相对成熟健康的市场,她们左手拿资金,右手拿技术,让手中的财富越积越多。

  欧洲的第一富婆是宝马公司老板赫伯特·昆特的遗孀约翰娜·昆特。1982年丈夫去世后,她接管了宝马公司的全部股份。20年来,这位宝马皇太后苦心经营,让家族的股票资产翻了10倍。

  美国最大的私营公司之一卡尔森公司也由女性领导着。1999年,玛丽莲·尼尔森在父亲去世后成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继续扩展公司的业务。公司目前的资产约310亿美元,玛丽莲和她的妹妹芭芭拉各占一半。

  66岁的华懋集团龚如心以24亿美元身家,成为这次《福布斯》排行榜中的亚洲第一女富豪。1990年丈夫王德辉遭,龚如心便独自承担起华懋集团掌门人的重任。在她的打理下,华懋王国的规模迅速扩张到欧亚各地,触角伸向生物科技、航运、金融、农业、旅游、房地产、生化、金矿等诸多领域。辉煌的业绩证明了这位继承夫业的女总裁不愧为出色的领导。

  世界经理人资讯有限公司CEO丁海森先生把公司从纽约搬到了,说起中外女性的创富模式,他对时讯记者侃侃而谈:“中国的女富豪有70%是靠自己艰苦创业积累财富的,她们大都出身贫寒,顶多是小知识家庭。继承家产的特别少,毕竟第一代富豪还,即使去世也有少壮派,不大会传给70岁的老太太。所以10年内中国不会大量出现继承型女富豪。”不同的是,“国外的女富豪有一半以上是通过继承获得大量财富,自己创业的只有大概不到20%。毕竟一个企业成长起来太不容易,而且国外市场以资本运作为主”。

  为什么中国女性通过婚姻获得巨额财产的情况少之又少?《中国企业家》社主编牛文文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国外,女性通过离婚获得公司资产是合理的,而中国目前的法律没有对公司资产做明确的界定,法律对夫妻共同创业没有给予有效的。离婚时,女性很难继承夫妻共同奋斗的公司资产。”《科学投资》去年评选出了“中国十大女富豪”,社副总编辑辛保平先生向时讯记者解释这一现象:“由于、传统习惯的原因,中国的家庭财产还非常不透明,国家无法有效地掌握个人的家庭财产状况。如果妻子没有直接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就无法确知丈夫手中到底有多少钱。所以即使离婚,也不可能通过那样合理的法律程序获得财产。”

  “中国的女富豪多是艰苦奋斗型,大概占到70%的比例。”丁海森对时讯记者说,“而外国的女富豪学历普遍很高,很多都是MBA毕业;或者在跨国公司里训练有素,处于一个运转良好的赚钱机器,不需要太多的冒险和奋斗。”另外,“国外的女富豪大概有30%是高级经理,比如eBay公司CEO梅格·惠特曼和惠普的CEO卡莉·菲奥里纳,她们有公司的期权,年薪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而国内经理人的工资低,很难积累财富”。

  从行业上看,中国的富婆多从事制造业等非冒险型的行业,她们致富,靠的不是创新,而是节约和苦干。当然,这也是无奈的选择。“欧美的商业制度比较透明、简单,而且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后工业时代,在知识化的经济体系里轻质行业占主导,商业的成功往往靠组织能力和协调管理能力。”

  《中国企业家》社主编牛文文先生接受时讯记者采访时说,“凭借这方面的优势,女性可以出色地执掌企业,迅速积累财富,比如家政女皇斯图尔特从事服务业、欧普拉·温芙蕾从事传媒,而梅格·惠特曼的eBay则是更加无形的网络经济。相比之下,在以重型经济为主体的中国,财富的积累周期相对要漫长得多,再加上复杂、不透明的商业的制约,对于大部分非拓荒者的女性而言,依靠一年一年的积累来构建出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的模式似乎很难适用。随着经济的发展,尤其是轻质行业的发展,中国女富豪的产生也可能会达到欧美的水平,但是在近一二十年内还不太可能。”

  《科学投资》副总编辑辛保平先生也表示:“所谓的‘知识经济’大部分是技术知识,并未给女性带来更多的机会。目前中国 IT业的领军人物基本都是男性,只有极个别如当当网是由女性领导的。在大学中,女性基本集中在人文领域。而就财富的附加值而言,文科的含金量远低于理科。”

  今年曾经组织了“中国八大财智女性”评选的《英才》社的唐凯林先生也表示,“中国发展经济的时间很短,就整体而言,富翁的数量和财富额度都远逊于欧美,女性创富的时间同样非常有限;所以,要想和欧美叫板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在教文化中,女性有很的地位,这从《勇敢的心》、《第五元素》等欧美电影中都可以看出。而在中国的儒教文化中,女性甚至很长时间没有自己的姓名权。”牛文文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中国女性创富难的原因,“中国女性在四五十岁后很难再把公司打理下去,一般会找人。所以,要改变深层的心理文化差异,对于中国来说还需要时间。”

  《科学投资》社副总编辑辛保平先生也对时讯记者强调了文化对女性创业的影响:“文化强调人性、个性,不强调性别,而中国文化突出的则是群体差异,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了整个女性群体的发展,一个女人要想创业,必须的压力。男性创业的压力可能仅仅是创业本身的成败,而女性的压力要远远大于男性,主要来自社会角色分工的传统思维。”

  “除了财产继承,女性积累财富主要依靠的是信息和智力,加上兴趣(创业冲动、企业家)。而教育平均、信息平均,自信心和企业家也平均,所以男女基本没什么区别,甚至女性有时直觉更好,更。”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于长江副教授接受时讯记者采访时谈道,“在,女性似乎比较容易和他人‘分享’信息等社会资本,而在中国相对不太容易。这也许涉及到人们的传统和安全感的问题,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女性本身)由于文化或其他现实原因,不愿意和女性分享一些重要的东西(包括信息等),觉得女性不可靠、信不过或不值得等,阻碍了女性这方面的丰富性。”

  “每个社会都可以分为不同的阶层,每个层次的游戏规则都不同,女性在各层中的角色也不同。一个从下层混到顶尖的女性,必须经过这一层一层的淘汰。”于长江对时讯记者说,“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些女富豪从哪个阶层开始起步的?可惜各种排行榜只看终点,不看起点。同样,不要只看‘成功’的女性,而应该反过来看看,同样情况下,女性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刷’下来的。一个社会中,不同层次,不同圈子,在哪里、什么理由可以把女性淘汰出局,这很重要。”

  一位在南方某城市从事房地产策划工作的女士告诉时讯记者,自己不缺乏能力,但是干得并不开心。“这里很多女人不到30岁就有几百万。她们也自己做事,但是往往要运用女性的巧力,通过关系来赚钱。在这里,女人不能尽情展示自己能干的一面,这是最不灵光的。”

  于长江对这种现象的解释是:“在,最后成功的妇女大多从中层起步,这是社会性别因素最不重要的阶层,能在这里胜出是因为业务能力强,而女性的业务能力不会比男性低太多,所以在这一层胜出的女性人数很多。但在中国,中层很在乎性别,大量不擅长利用性别的女性,在这里已经被淘汰出局,胜出者人数偏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874044334
热网推荐更多>>
SQL Error: select * from ciku.***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5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