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便民服务  女性

抢占情趣产业高地:自产自营的毛利率可达到60%

抢占情趣产业高地:自产自营的毛利率可达到60%  广州中南部,荔湾区流花商圈核心地段,坐落着全国规模最大的用品交易中心…

原标题:抢占情趣产业高地:自产自营的毛利率可达到60%

  广州中南部,荔湾区流花商圈核心地段,坐落着全国规模最大的用品交易中心。每天,成千上万件产品装载着人类的原始从这里发出。国内乃至东南亚的商人们聚在这儿精于买卖。它是人们眼里的性福发源地。

  投资者看重主动变革者的未来。和隐藏在工业区,大笔捞金的无名厂商不同,它们更善于拓展品牌、研发和渠道的商业版图。自产自营的情趣用品毛利率可以达到60%,行业未出现巨头……人们对整个行业充满无限想象。然而,除了亏损的现实处境,变革者还要面对诸多问题:渠道受制于大平台,快速增长的用户需求与性话题难登大雅之堂的观念相悖,产品研发、线下开店成本高……

  2017年7月22日,春水堂投资的智能情侣体验式酒店情诗在西湖风景区开业。创始人蔺德刚在微博上用浪起来,开业了表达喜悦。在他的规划里,酒店是企业布局男女生意的重要载体,也是垂直电商之外的一个新起点。

  这家业内知名的情趣用品商于2002年成立,从实体店到垂直电商,再到如今的性福整合服务商角色,经过了3次模式演变。蔺德刚用卖硬件+卖服务来概括春水堂在实现性快乐、性健康、亲密关系的布局。

  创业初期,春水堂采取连锁加盟,试图从个体户变成品牌。然而,内敛的中国人对性始终持有私密态度,难以启齿又与日俱增的恰好融合着互联网的便捷,形成一股网购热潮。网购与实体店的商业径在当时相悖,原本做招商加盟的春水堂,在 2009 年履行完最后一部分合同后,关闭了线下加盟业务,将注意力放到了线年,春水堂专注于代工和自营产品的销售业务,搭建起官网和App等销售渠道。2013年,它上线种不同类型的情趣内衣,以及40多套不同功能的安全套。

  自2011年起,中国的情趣用品电商加速奔跑,交易规模平均每年增速超过50%。3年后,规模达到了80亿元。但中国电商以阿里和京东两级争霸的格局渐渐凸显,吸纳数以千计的厂商们入驻平台,形成SKU矩阵。这无疑是对垂直电商的冲击。

  在淘宝上,成千上万个用品卖家充当价格屠夫,通过销售低端产品来无法明确辨别产品好坏的消费者。工厂又受商家影响,想方设法降低成本,生产一些劣质产品,更高的利润,劣币良币。

  这时,春水堂挂牌新三板,加速前进。但其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2016年,它分别亏损为1 125万元、1 849万元、2 504万元。其中,2016年自有品牌销售下降了4%。对此,春水堂的解释是新产品还处于导入期,客户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预计新品销售在2017年将会大幅增长。

  一边是性福整合商的战略推进,一遍是连续亏损3年的业绩压力。在交谈中,蔺德刚用消费升级,人越来越关注生命体验给公司的性福产业画像--性本身是人生体验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人生中,性的满足决定人生质量高低。

  至此,春水堂从情趣用品垂直电商扩大到泛情趣领域,曾经涉足约会酒店、两性培训的设想得到了验证。以情趣用品生产、销售为代表的性快乐;以保健品销售为代表的性健康;以约会酒店、两性关系培训为代表的亲密关系都在蔺德刚的规划中。

  转折在2004年。当时桔色网每天的访客已经达到50多万人,访客和平台成交率都排在全国电商前列。但由于线上买卖的价格竞争太激烈,创始人刘波决定发展线下门店,主打中高端产品,与线年,桔色用品店首次出现在了市海淀区北洼。在运营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它才开始做连锁,形成规模,扩大品牌效应。

  彼时,一家家像便利店的桔色相继出现在街边,橙色装潢,门框里陈列着穿着情趣内衣的硅胶娃娃,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门店成了桔色产品的体验中心,店里年轻的女性销售顾问们,正在帮助用户高效地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加盟商控制上,桔色的方法是在必不可少的培训之外,还对加盟商承诺:如果加盟店开业半年不盈利,开业后第7个月至第12个月可以享受退店政策。我们目前和全球十大用品企业都有密切的合作,可以用更低的价格和精准的渠道采购进口产品,为加盟商提供货源。董事龙嘉兵介绍。在桔色的加盟条款里,加盟商买到更贵的产品就退差价的条款也写在显眼处。这是约定俗成的。

  在其加盟网站首页,一段用品行业在中国低调地火了十几年,期间行业复合增长率高达33%,成为罕见的朝阳行业宣传语很显眼。这种暗示,再搭配少一赔万,是加盟商赚钱的被桔色用来吸引加盟商。

  2015年,桔色App问世,是用户在线流和展示情趣的场所。这个没有电商导购的社群,由情趣达人带队,生产内容。社群是品牌和用户连接的端口,如何做线上运营成了桔色面临的新挑战。至少目前,研发和生产能力有待提升,盈利方式单一的门店是桔色的最大价值。

  4月28日,国内第一家生产销售高端充气娃娃的企业帝艾斯打破了这种神秘,出现在新三板上。它的营收规模并不大,2015 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53.02万元、1 910.64 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9.14万元、96.51万元。

  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行业,杨东岳说,制造硅胶娃娃是投资小见效快的生意--打着高端艺术品标签的仿真人偶,单价达到两三万元,这在国内是一个有待填补的蓝海。

  同样涉足充气娃娃的爱侣健康,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生殖健康产品供应及服务商。它的版图里,除了美国三大顶尖品牌之一的Topco Sales,还有多家网络、电商公司的身影。而预计在今年下半年推出仿真娃娃、机器人的春水堂也来分羹。有品牌、渠道和竞品的三重夹击,帝艾斯要在国内进击,并不容易。

  从上游制造商到下游的终端,情趣产业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企业在供给与需求之间相互黏合,人们对和情趣的观念渐渐区隔。中国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内外性医学研究专家,就性临床、性心理、性教育等诸多热点问题展开讨论,以期人们更重视这个神秘领域。

  2012年,她创办泡否。创业初期,她带领同学一起吹安全套,将这些另类的彩色气球挂在门栏上,在微信上写个办公室没暖气,搞了个小太阳,每天感受日的做;请一群高颜值的外国壮男为产品站台;上架黑木耳栽培实用手册吸引众人围观。在面前,她会抛出为什么要创业?出来创业就是为了不和你们这样的做同事应对;一会儿又摇身一变,以女嘉宾身份登上相亲节目的舞台,夺人眼球。

  马佳佳和她的泡否通过话题营销,博取关注,但没火多久。两年后,公司接连爆出不利消息。曾经引以为傲的产品全部来自美国、等国外名牌,因缺乏对东方人体特征和人体差异的基本商业判断,销量欠佳。

  当年,泡否投资人之一的徐小平点赞了马佳佳的营销,顺便点评了春水堂,如果他们的市场推广更好、更强的话,他们销售是不是可以翻番?是不是可以更大?双方的火力焦点在于如何衡量产品、营销和用户之间的关系。

  一场唇枪舌战如过眼烟云,春水堂已经加足马力深耕供应链。那些网购的年轻人,成了推动企业不停转动的动力。目前,淘宝全网平台,用品的消费群体中,20-29岁的占到33%,30-39岁的群体占45%,数量庞大。

  不仅是销售端,在生产端,中国的制造商们已经包揽了全球90%的情趣产品制造生意,其中90%的产品出自广东。在用品交易中心的当口,有一家情趣用品店,虽然顾客少,生意却不差。老顾客直接通过电话拿货,还有网络订单,忙都忙不过来,店主说。他甚至做起了用品自动贩卖机的批发生意,生意平顺,很少波动。这儿的外国来客也多,几天前,一位伊朗批发商一口气进了几十万元的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874044334
热网推荐更多>>
SQL Error: select * from ciku.***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5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9